【祁高】互换身体梗(上)

天天吃着各位太太,老哥的粮,也非常想回馈社会,可惜文笔太烂,写出来又怕辣了大家的眼睛……

ooc巨多

私设如山

全员恋爱脑?也许吧……

反正就各种不合逻辑……

————————————————————

早上7:00

没等闹铃声响起,高育良便睁开了眼,他缓慢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毕竟人老了,早上起床还得注意点,更不用说昨晚祁同伟那个小狼崽子还折腾了自己一晚上。可是他却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感,难道自己身体变好了?他翻了个身,准备去拿放在祁同伟旁边的闹钟。可当他转过去的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他的旁边竟然睡着自己!高育良以为自己没戴眼镜所以没看清,于是揉了揉眼睛,又凑上前去看。也许是高育良离得太近,气息喷在了祁同伟的脸上,祁同伟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下意识的喊了一句老师,然后下一秒他就跳了起来,差点儿撞上了高育良的头。“老……师?老师!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不,我怎么!”

“你变成我了,我变成你了是吧”高育良波澜不惊的语气中也夹杂了一丝讶然,毕竟他堂堂汉东省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见过了各种大场面,也没碰上这样的怪事。然后他就看到一跃而起的祁同伟捂着自己的腰哀嚎了一声,他心里冷笑一声:“同伟,知道自己做的有多过了吧,你也感同身受一下”

果不其然,下一秒祁同伟那双小狗般的眼神就望过来了,可是这次却不是那双仿佛泛着水光的含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而是自己那双从来古潭深井般的眼睛,含着一点点可怜,带着撒娇的味道看了过来,高育良忽然觉得头疼,“同伟,你不要用我的脸做出这样的表情……”

祁同伟楞了一下,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忽然开心起来,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开口说道“老师,既然都变成了这个样子,那就这样吧,”看到高育良望了过来,他立马加上一句“我再找找解决方法,我也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解决”可是高育良明明从他的语气中没有听出半点儿希望尽快解决事情的意思。他习惯性的压了压眼角,今天还有省委常委会,他实在不知道是让祁同伟去呢,还是向省委请个假。那边祁同伟已经兴奋新奇的找到了他那件深色外套,穿戴好,戴上了眼镜,在镜子前左照右照。高育良忽然觉得还是请假好了。

祁同伟转过身来,“老师,时间不早了,您也快洗漱洗漱吧,我去做早饭”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祁同伟又很认真地说道“老师,放心吧,我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的。”然后,高育良就看着自己的身体蹦蹦跳跳地下了楼梯。

餐桌上,高育良再三嘱咐,在常委会上少说话,多注意观察人脸色,不要冲动,更不要打李达康那一票的主意,基本上该说的都说了,祁同伟在一旁小鸡啄米似的拼命点头,“老师,我记住了”高育良想了一会儿,又加了一句“之后别再喊我老师了”

听着祁同伟那句“是,老师”。

高育良心中又担忧起来。

 

早上8:00

秘书视角

今天高书记和祁厅长看起来怪怪的,可也说不出来哪里怪,秘书小余坐在车的前排,一边腹诽着。

今天一大早,他就像往常一样在门外等着高书记,可是今天仿佛画风不一样啊。今天的高书记昂首走在前面,手中拎着他的公文包,后面跟着一脸阴沉沉的祁同伟。往常不应该是皮笑肉不笑的老师和后面一脸虔诚的摇着“尾巴”的学生吗……而且,今天这公文包,祁厅长怎么没帮高书记拿?难道……他不着痕迹地向高书记腰上看了一眼……秘书咽了一下口水,还是少揣测为好。他走上前去,接过了高书记手中的公文包,并小心地问了一声“书记好”,又向他身后的祁厅长问了一句好。

高育良听了以后楞了一下,然后也笑着回了一句“嗯,你好”,祁厅长略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两人就一前一后地上了车。

今天的高书记仿佛有点话多,带着点儿飘飘然的兴奋,倒是祁厅长今天看着稳重不少。小余有一种两人调换了身份的错觉。

到了高书记的办公室,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高书记下车的时候还一脸严肃,但一走进省政府办公大楼,进了办公室,高书记竟然新奇地围绕着他的办公室走了一圈,坐下来后又把桌子上的办公用品都摸了一遍。他喜笑颜开地拿起了一支插在笔筒里面的钢笔,他祁同伟怎么会不认识这支钢笔呢,这是自己仍然是学生的时候,送给老师的一支钢笔。他细细地摩挲着这支钢笔,仿佛可以在这支笔上感受到老师留下的温度。

于是,刚刚准备走过来汇报今日行程安排的秘书小余就被吓到了,高书记轻轻地摩挲着那支他经常用来签文件的钢笔,他若有所思,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往事,嘴角勾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小余轻轻咳了一声,探前了身子,轻轻地唤了一声“高书记”,高书记似是一惊,又很快回过神来,他刻意压低了声线“什么事儿”

“嗯,就是今天的行程安排,高书记,我给您汇报一下”

“嗯,你说”

“今天十点省委常委开会,然后——”小余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省委今天开会这个我知道,你接着说吧,一会儿我要给高书记,嗯不是,祁厅长打个电话,你先忙你的吧”

小余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高书记,两人大眼瞪小眼地互望了很久,然后是高书记开了口“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精神不好”

“嗯,书记您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小余点点头。

不过高书记今天确实身体不舒服,祁同伟感受着腰部传来的不适,心里虽然想着下次得注意点,却得意得不行,小狼狗的心思又上来了,咧嘴笑得欢快。

小余低下头,假装没有看见高书记的笑容,这高书记是被祁厅长给附身了吗,笑成这样……

 

早上八点半 公安厅厅长办公室

高育良很少到祁同伟的办公室中,他不紧不慢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才慢慢坐下来,才翻了没一会儿文件,就有人来找他了。

来人是程度,他小心翼翼拉开门走了进去,低眉顺眼的喊了一声“祁厅长”

高育良一向是不喜欢程度这种人的,尤其是在听说了程度之前在光明区分局的事情的时候,对他更是鄙夷和厌恶了。但今天既然做了这个祁厅长,他不得不压下心里的不快,扯了扯嘴角,“有什么事吗”

程度本能的觉得这个祁厅长看起来有什么不一样,就看见眼前的人牵了牵嘴角,眼神晦暗不明,程度心中一凛,祁厅长这个样子完全把他的老师学了个十成十,看似亲和却又拒人千里之外。

程度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赵公子想来汉东看一看您和高书记”

这赵瑞龙哪一次来不是惹得一堆事儿,李达康爱惜羽毛完全不肯帮他,自己只好帮他处理一堆烂事,高育良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但面子上仍是毫无波澜,“赵公子要来怎么也不提前知会我一声,我到时候好好接待他啊”祁厅长笑得春风满面,程度却感到了一阵阵恶寒,他只好点点头,“那我先走了,祁厅长,您忙吧”

高育良看到他拉上了门,叹了一口气,又想起了祁同伟今天要去开省委常委会,不由地又担心起来,拿起电话,准备再多嘱咐几句。

 

早上十点 省委常委会

大家瞅着高育良今天很不对劲,他没有挂上往日那虚假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也没有在开会前例行和李达康互怼一番,只是拿着自己的杯子,摇摇晃晃,慢条斯理地走向了自己的座位。

在开会之前,祁同伟还是很兴奋的,毕竟他从来没有以这样一个身份去开过省委常委会,他一直描摹着自己参加会议的情景,把老师三番五次的忠告早就抛之于脑后,可真的到了会议室,他心虚了,与会的哪个不是政治老狐狸,哪个不是位高权重的高官,他们脸上始终挂着疏离的笑,一双眼睛后不知藏着什么样的心思。祁同伟有些害怕,他觉得甚至有人已经看穿了高育良的皮下其实并不是他本人,而是蠢蠢的祁同伟,他没敢多说话,看到人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就直奔自己的座位了。

“育良书记不舒服?”一个声音凑近,把正在盯着杯子发呆的祁同伟吓一跳,他猛地一转头,对上的是达康书记那双欧式双眼皮。

达康书记今天也很纳闷儿,他今天特意在会议室门口等着高育良,想和他说说祁同伟的事儿,准备好了和高育良互怼,可是今天高育良过分的低调了,来的时候说完一句“达康书记,上午好”就径直走向自己座位了,硬是把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开场白给吞了回去,现在自己凑上去随口问了一句话,倒是把高育良吓得不轻,李达康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怎么,今天这个老狐狸是转性了吗,变成小白兔了?

祁同伟赶紧顺着李达康下台阶,他故意揉了揉眉心,低声叹了口气“今天身体不舒服,还是谢谢达康书记关心了”

李达康一时语塞,只好说了句“育良同志要注意身体啊,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便悻悻地走回了自己的位子。

祁同伟在心里松了口气。

一口气还没松完,沙瑞金就走进了会议室,大家纷纷向沙瑞金问好,沙书记笑眯眯地环视一圈,“怎么,今天达康同志和育良同志没有什么分歧吗”

“没有没有,怎么会呢”李达康抢先开口,他是一个急性子,“都是一起办事儿的同志,哪儿有什么太多分歧”

“是啊,沙书记”祁同伟也跟了上去,他也不敢多说话,就附和了一句。

“那好,那我们就开始开会了”沙瑞金点点头,“我们今天来讨论一下干部的任用情况”他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发表意见。

得了沙书记的令,李达康早就忍不住了,他率先开口,众人也见怪不怪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下祁同伟这位同志,就是我们公安厅的厅长”

沙瑞金还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望向了达康。

祁同伟听到自己名字,心一下提了起来,他不安地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身体。

“我们这位祁厅长,按照我说,就是靠吹吹捧捧上来的”李达康开口第一句就把祁同伟给砸晕了,他屏住了呼吸,心里紧张到了极点。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我以前是立春书记的大秘,有一次和立春书记去上他家祖坟,那祁同伟到了坟前,那可是扑通一下就跪下来了,那可是真哭啊,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大家都低低地笑了起来,祁同伟可笑不出来,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又不敢伸手去摸一摸自己的脸烫不烫,又庆幸今天来开会的不是老师,要不然老师的脸就要丢尽了。

李达康又说了下去“而且,这个祁厅长呢,还特别喜欢往某些领导家去拜访,这个走动倒是很勤啊,不知道也是不是为了什么呢”说罢,还意味深长地向高育良的方向望了一眼。

大家也极有默契地向高育良的方向望去,祁同伟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难不成还让老师来找我,他心里恨恨地想,李达康,你是因为有沙书记来找你,你当然不用往他家跑,我家老师,要不是我当初天天往他家跑,软磨硬泡,啥都使上了,我和老师能有今天?

但他又不敢说什么,迎着大家的目光,他开口说道“达康书记,你这样说我们的同志恐怕就不是很好了吧,这个祁同伟哭坟,是违反看我们党纪国法里面有哪一款哪一条规定了,再说了,这祁同伟哭得伤心,说不定是他家哪位亲戚忽然过世,触景生情了嘛”祁同伟说完这段话,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鼓掌了,自己胡乱编了一套理由,希望能混过去。

李达康可不吃他这一套,直接开炮轰了过去,“你别说,我还真调查过,这个祁同伟呢,他们家族是个长寿家族,他父母双亲也都健在”

祁同伟这会儿哑口无言了,他没有老师那样身经百战,一时慌乱地接不出话来,冷汗都要下来了,为了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祁同伟慢吞吞扭开了茶杯,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才开了口“我们这位祁厅长呢,虽说这件事上也许有不到之处,但是也不能因此完全否定他的业绩和能力嘛,人嘛,总是有点小缺点的,知错就改就好,再说,大家也都知道这位祁厅长之前是我的学生,虽说已经毕业这么多年,仍然对我这个老师是尊敬有加啊,是个知恩图报的好孩子。”祁同伟一瞬间感觉自己仿佛得到了老师的真传,老师回去一定会夸我的,他喜滋滋地想到。

沙瑞金点了点头,也没说啥,会议也不温不火地进行了下去。

“好了,我们今天就讨论到这里吧”沙书记总结了一下,“恩,育良同志等一下”

刚刚准备溜之大吉的祁同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莫非……,他缓缓转过身来,挤出一个微笑:“沙书记有什么事吗”

沙瑞金一直目送着李达康出了门才开口“育良书记啊,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位得意门生祁同伟是怎么住到你家的”

看到高育良变了脸色,沙瑞金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只是想看看我们的同志是怎么锲而不舍的”又附上了一个诚恳的微笑

祁同伟心中冷哼一声,还能怎样,你就慢慢去追达康书记吧,我是不会和你说的,然后开口道,同伟嘛,也就是过来和我学习学习园艺,帮我锄锄地,没事的时候讨论讨论历史。

沙瑞金给了他一个怀疑的眼神,也没再多说什么,倒是饶有兴趣地盯着看了高育良一会儿,摆了摆手,“那就谢谢育良同志了”

祁同伟像兔子一样溜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的祁同伟,发现自己的衬衫基本上湿了一半。

心有余悸啊……

 

中午十二点

祁同伟打通了高育良的电话,“老师——”他拖长了音调,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今天好歹是把省委常委会给开完了,没出啥纰漏……”

高育良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心想“傻孩子,就算出了纰漏,人家也不会当面给你指出来啊”

“今天说什么了,给我汇报汇报啊”

“老师,那我去你那儿给您汇报吧”

“……这哪像话,你一个省委副书记来找我一个公安厅长?还是我来吧”

“老师——”

“怎么,老师的话不管用了?”

祁同伟拿捏着电话筒,下意识地咬了咬唇,总觉得老师来找他很奇怪,但是身体都互换了,还是就按老师说的吧,他乖巧地点着头,对着电话那边说了声“好”

过了一会儿,高育良就到了,他现在在这个年轻的身体里面,走起路来都轻快了许多,他暗暗赞叹了一句“年轻真好”转眼间就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看到自己,也就是祁同伟,像往常一样乖巧地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看到他,很开心地迎了上去,开心地喊了一声“老师”

高育良看着自己的面庞都柔和了不少,两只眼睛亮亮的,里面只有自己,他叹了口气,算了,就这样吧,“同伟,你说说,今天常委会上说什么了?”

“老师,”祁同伟一开口就带上了点委屈,带上了点小小的愤怒,“这达康书记啊,我没招他惹他,他倒好,倒打一耙”

“你又做什么事啦”高育良没急着问李达康的话,反倒背起手,看了祁同伟一眼。

祁同伟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面部表情可以这么深邃,他本来就黑亮的眸子现在深不见底,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似是而非的笑,自己平日里的温柔乖顺也好,狠戾乖张也罢,都只剩下遥远的不真实的淡的看不清的神情了。

祁同伟喉结滑动了一下,他害怕自己说出达康书记说的话,老师会大发雷霆,又想向老师展示自己今天机智的表现,希望得到老师的表扬。

高育良瞅着他眉头又皱起,就知道今天没有什么好事儿,他压低声音,尽量温和地又问了一句:“那你就说说,达康书记说了什么呀”

祁同伟思来想去,还是先不告诉老师的为好,等老师自己听说了,自己再承认卖乖也不迟,打定了主意,他就淡淡地来了一句“也没说啥,就是达康书记看我老往您家去,在您家住着,他心里不开心”

高育良看他那样,就知道祁同伟话只说了一半,还是捡些不那么严重的事儿说,他点点头,“这些是大家基本上都知道的,既然没说啥,那就好”他说着,踱到沙发前,“既然没什么要紧的事,我就先回公安厅了”

“哎,别啊,老师,您吃午饭了吗”祁同伟上前去,“您要是没吃,我给您去省委食堂打一点过来?”

“我吃过了……”

“那您在这儿休息休息,您看,这本来就是您办公室嘛”

“不用了,今天晚上赵瑞龙要来”说着,高育良叹了口气,“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放心,今天厅里面也没啥大事情,下了班就回家吧”

“嗯!”听到老师口中的“家”这个字,祁同伟就没由来感到一阵温暖。他满口应着,“老师,那您中午也记得休息”帮高育良拉开了办公室的门,“老师,您慢走,我就不送了”

 

晚上6点 高育良家

整个气氛很古怪,赵瑞龙斜在沙发上,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祁同伟和一脸严肃的高育良,心里泛着嘀咕“这祁驴自从跟高育良在一起了,怎么连气质都变了呢,在逐渐向高育良靠拢了,这高育良呢,怎么有这向祁驴发展的趋势了”

他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笑嘻嘻地问了一句好,才说道“高书记,我家老爷子一直挂念您,听说这个祁厅长搬来和您一起住以后,不放心,叫我来看看您”

“谢谢老爷子的好意了”那边的高育良压着声音来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这有什么放心不下的,老书记也是爱操心,我这个学生能对我不好吗”

赵瑞龙可能有一丝错觉,怎么感觉眼前这个高书记好像摇着尾巴的祁同伟,然后眼前的祁同伟好像微微白了一眼过去,高书记又不说话了。

“是这样的,赵公子,我老师呢,今天不太舒服,也是谢谢老书记的关心了,代我和高老师转达对老书记的谢意”祁同伟笑得一脸纯良,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赵瑞龙感到背后有点发毛,祁同伟又接着说“你这也是来的太突然,我们也没准备,也就不好意思留你在我们家吃饭,高老师呢,今天确实不舒服,你看,不如改天再来,我们一定好好准备一下?”祁同伟又盯着他看,赵瑞龙被他看得有些害怕,这祁驴,怎么今天变了个人似的。

他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于是只好站起身“既然高书记身体不舒服,那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改天再来拜访”

那边的高育良也微微点了点头,“同伟,那你送一下赵公子”

“好”祁同伟说着也站了起来,“赵哥,路上小心啊”

赵瑞龙跟着他走向门口,忽然笑了,他凑上去,低低的来了一句“祁哥我看你气色很好啊,奉劝你一句,高书记年纪大了,你也克制克制”

那边的祁同伟竟然没有咧嘴笑笑,竟然狠狠地瞪了赵瑞龙一眼,没说话,帮赵瑞龙把门很客气地拉开后,待赵瑞龙后脚刚出去,就把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赵瑞龙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这祁驴今天是怎么了?

高育良黑了张脸回来了,重重地往沙发上一坐,祁同伟吓了一跳,赶忙凑上去,“老师,这赵瑞龙又说什么惹您生气了?他就是一小人,老师您别跟他计较”

“离我远点……”

“老师——”

————————————————————

也许可能下面会有车?并不知道,摊手……

愿各位太太们千万不要嫌弃我的渣文笔 

 

 

 



 


评论 ( 26 )
热度 ( 70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Walking through the fire | Powered by LOFTER